0

  你的購物清單

查看明細   前往結帳
  會員登入    

吉州窯-枯葉盞(單葉)

nt: 0 元 / rmb: 0 元


品名:枯葉盞(單葉)
窯址:吉州窯
年代:近代
底款:無
尺寸:寬15公分 高 5公分
備註:
所謂 :宋有萬千盞,枯葉生無雙 。

吉州窯:古窯址位於江西省吉安縣東南隅,濱臨贛江,淺山叢林綿亙數十里,附近青原“雞岡嶺”藏有豐富的瓷土。在豐富的原料和燃料,加上水路交通極為便利的條件下,造就陶瓷產業與藝術發展的良好條件。 創燒於唐代晚期,經五代、北宋,鼎盛於南宋,至元末終燒,有1200多年的燒造歷史 。
吉州窯陶瓷在中國宋元時期是重要的商品之一, 非但受到國內文人茶客的欣賞也廣受日韓各國喜愛, 時至今日世界各地的很多博物館和收藏家都藏有吉州窯的珍貴作品。1976年在韓國新安海域發現一艘開往朝鮮、日本的中國元代沉船,從中打撈出1.5萬餘件中國的古陶瓷,不少屬吉州窯燒製。 韓國中央博物館陳列的42件吉州窯瓷器被視為稀世珍品。 英國博物館所藏的吉州窯產鳳首白瓷瓶堪稱瓷中尤物,木葉天目盞則被列為國寶。

新中國在 1982年成立了“吉州窯古陶瓷研究所”和“吉州陶瓷廠”後,吉州窯的名貴產品逐步得到恢復,有的仿古瓷、陳設瓷相繼進入了美、英、法、日等國。現任所長胡名標先生,即是汝寺窯陳老師在景德鎮陶瓷學院的學弟,兩人私下頗有交流。

宋代吉州窯獨創的黑釉產品,種類繁多,變幻無窮,有木葉天目、玳瑁天目、剪紙天目,兔毫天目、油滴天目、虎皮天目、黑釉彩繪、黑釉灑彩和素天目等等。 其中最具藝術魅力與代表性的就是木葉天目。
黑釉盞中定格於流光歲月的枯葉,清晰的脈絡與曲張的烙痕含藏無限想像,是孤寂的生滅或刹那的永恆?生命的故事在一盞清茗中,全憑詩人騷客、道人禪師內心觸動。

吉州窯所在的吉安郷永安鎮,在宋代因陶瓷業的興盛被譽為「天下三鎮」之一。在當地古窯址的挖掘考古過程中至今共發現二十幾處,而所出土的殘片中,枯葉盞殘片只出現在青原山東南側一處。推測在當時可能專門為特定族群燒製。
在唐宋時期,吉州青原山本是佛門勝地 , 縣志所載初唐有一「龍度寺 」,附近有一「本覺寺塔」現為江西省重點保護古蹟 , 另一「慧燈寺」建於西元 902年 。考古學家在考究出土文物中曾發現留有 「本覺寺」的一對瓶子,並有「吉」「慧」「太平」「本覺」字樣的殘片。

再推至唐代六祖惠能大師座下得法五大弟子之一青原行思禪師,即是吉州安城人。
開元元年(公元713年),時年七十六歲的六祖慧能,對行思說:"從上衣法雙行,師資遞授。以衣表信,法乃印心。(達摩初祖東渡傳法,以世尊所傳衣鉢為得法信物)吾今得人,何患不信。吾受衣以來,遭此多難,況乎後代,爭競必多。衣即留鎮山門。汝當分化一方,無令斷絕"。行思即回到吉安 青原山 浄居寺,開法化眾。世稱青原行思。弘法數十載於唐開元二十八年(公元740年)十二月十三日,跏趺而逝,世壽七十。

此外,公案中極出名的「見山是山,見山不是山,見山只是山」的青原唯信禪師,亦是駐錫弘法於吉州。
「指月錄」載:
六祖下第十四世,吉州青原惟信禪師。
上堂。 老僧三十年前,未參禪時,見山是山,見水是水。
及至後來親見知識,有個入處,見山不是山,見水不是水。
而今得個休歇處,依前見山只是山,見水只是水。
大眾,這三般見解,是同是別,有人緇素得出,許汝親見老僧。

以上推測,枯葉盞與唐宋時期在吉州青原山的佛教僧侶寺院,應有相當因緣。

禪宗法脈初探⋯⋯

禪宗是中國佛教八大宗派之一(天台宗、三論宗、法相宗、華嚴宗,以上四宗在教觀綱宗上判屬解門;律宗、淨土宗、禪宗、密宗,以上四宗判偏屬行門)。
禪宗的修持的宗要,近似也契合儒家道家思想,傳入中土後廣布迅速,數代後漸漸以六祖惠能所建立的頓悟參禪為主流,首創於中唐,盛行於晚唐、五代和宋代,延續至今禪法智慧與活潑的教學仍深深打動人心,影響遍及全球。禪宗的形成和發展以及它所體現的佛學思想,在我國佛教史乃至文化史上影響極為深遠。

禪,梵語「禪那」,息緣、淨慮之意。旨在引導所有眾生覺悟自心並圓証本具之佛性。所以禪宗又稱為“佛心宗”。
史載一日 釋迦牟尼佛靈山法會之上,受大梵天王供花後,不發一語,僅拈花示眾,眾皆惑然,唯迦葉尊者破顏會心微笑。佛即開口說:“我有正法眼藏,涅槃妙心,實相無相,不立文字,教外別傳,微妙法門,咐囑迦葉。” 並授以衣缽,此迦葉尊者為禪宗初之由來。並以世尊衣缽為信,證實以心印心代代相傳之法脈傳承。
至二十八代達摩時,印度本土佛教日漸衰微,而由中土西去取經之僧眾求法心切。於是,達摩托衣缽,乘船東來,以求將佛門心法與一生所學所証在中土繼續弘開。
最初晉見 梁武帝, 《壇經》記載了梁武帝與達摩見面後的對話。梁武帝問:“朕即位以來,造寺、寫經、度僧不可勝數,有何功德?”達摩說:“並無功德”。梁武帝問:“何以無功德?”達摩說:“此但人天小果,有漏之因,如影隨形,雖有非實。”梁武帝問:“如何才是真功德?”達摩回答:“凈智妙圓,體自空寂。如是功德,不以世求。” 梁武帝又問:“如何是聖諦第一義?”達摩說:“廓然無聖。”話不投機,達摩不辭而別。梁武帝把他與達摩的問答告訴寶誌禪師。寶誌聽後說,達摩的開示很好,亦聽聞西方有一傳佛心印之聖僧,當是達摩。梁武帝聞之心悔不已,令人追去已不得見身影。
離開後,達摩祖師又幾次遭世人曲辱,為不令世人無知造罪而選擇棲止嵩山少林寺,以面壁修行方式,靜待傳法因緣。
九年過去,天下盛傳此一西天來的高僧行持,爭相前來禮敬,唯皆無堅定的求法信念。一曰神光法師前來參謁。 初時達摩默然端坐,不理不睬,後為神光立雪斷臂、捨身求法所感動,知是法器,遂收其為徒,取名慧可。

慧可問:“我心未寧,乞師與安?”

達摩答:“將心來!與汝安。”

慧可曰:“覓心了不可得。”

達摩曰:“與汝安心竟。”

慧可聞言,有所省悟,於是“奉達摩為師,畢命承旨。從學六年,精究一乘”。 其後,達摩便將如來衣法及《楞伽經》四卷傳與慧可,即為東土禪宗二祖。 傳法偈云:

吾本來茲土,傳法渡迷情。
一花開五葉,結果自然成。

語出宋·釋道原《景德傳燈錄》
“一花五葉”指禪宗宗派的源流。 “一花”即表達摩東渡傳法,而其中“五葉”預言禪宗法脈來日將開展出五個宗派。 屆時禪法大行於世,廣利群生。

此後依次相傳,經慧可、僧璨、道信,五傳而至弘忍。 弘忍門下分“北宗”神秀與“南宗”慧能二派。 北宗主“漸悟”,行於北地,並無分派;南宗主“頓悟”,行於南方。

唐代後期襌學以 惠能門下 南嶽懷讓、青原行思二支為主。
南嶽門下出“溈仰宗”、“臨濟宗”;青原門下分“曹洞宗”、“雲門宗”、“法眼宗”,是為五家。 臨濟門下又分“黃龍派”、“楊岐派”,合稱「五宗七派」或“五家七宗” 各有傳法家風。 宋朝以後,唯“臨濟”、“曹洞”盛行於世。

「溈仰宗」乃溈山靈佑禪師及其弟子仰山慧寂開創。 家風較為溫和,不若臨濟守的猛烈。 《人天眼目》雲:“溈仰宗者,父慈子孝,上令下從。爾欲捧飯,我便與羹;爾欲渡江,我便撐船;隔山見煙,便知是火 ;隔牆見角,便知是牛。” 又法眼禪師《十規論》說:“溈仰則方圓默契,如穀應韻,似關合符。”可見其家風之溫和。


「臨濟宗」乃黃檗希運禪師及其弟子臨濟義玄所創。 臨濟應機多用喝,奪意識分別,觀照當下作何心念。:“有時一喝如金剛王寶劍,有時一喝如踞地金毛師子,有時一喝如探竿影草,有時一喝不作 一喝用。”。五祖法眼禪師謂臨濟禪風為“五逆聞雷”。是指一喝之下,似頭腦破裂,如五逆罪人為雷所裂。 所以臨濟禪風如鐵槌擊石,火光閃閃;若五雷相鳴,震碎心肝,是以有“臨濟將軍,曹洞士民”的美稱。

「雲門宗」的開祖文偃禪師,其禪風即所謂“函蓋截流”,是取“截斷眾流”、“師徒函蓋”之意。 故禪風有如奔流突止的氣概。 《人天眼目》卷二雲:“雲門宗旨,截斷眾流,不容擬議,凡聖無路,情解不通。”這就是雲門的宗風。

「法眼宗」創始者清涼文益禪師,法眼家風:對病施藥,相身裁縫;隨其器量,掃除情解。”這就是法眼的家風。

「曹洞宗」乃洞山良价禪師暨其弟子曹山本寂禪師所創。 《人天眼目》:曹洞宗者,家風細密,言行相應,隨機應物,就語接人。”
所謂:臨濟將軍,曹洞士民。意指臨濟家風有如指揮百萬師旅的將軍,曹洞家風則如經營細碎田地的農夫。

古人評論五家家風之說為:“曹洞叮嚀,臨濟勢勝,雲門突急,法眼巧便,溈仰回互。”
而所謂“家風”者,指祖師接引後學的風格與權宜方便之法也。


問答集 :-

請先登入會員才能詢問
copy

  600嘉義市東區中山路61號

 TEL : 886 - 05 - 274 -0999

  600嘉義市東區成仁街148號

 TEL : 886 - 05 - 228 -4886

 TEL : 886 - 05 - 225 -5190

Mail : lin.a146@msa.hinet.net

營業時間 : 早9:00 ~ 晚6:30(一到六) 星期日休息

秀林茶莊 © 版權所有請勿任意轉載